首页 >饮品

晴雯的如梦令第六十章现实中的茶气梦中的银

2020-01-20 18:10:56 | 来源: 饮品

晴雯的如梦令 第六十章 现实中的茶气 梦中的银光

一缕缕洁白的热气从吊挂沸腾的老茶汤里生气,浓烈的茶香充斥着整个草屋。

这是小书生晴雯昏睡第九日的一个清晨,昨夜大荒山刚下过一场大雪。

小书生晴雯静静地躺在床榻上,嘴唇和脸颊终于可以见到久违的血色。枕头旁第七枝梅花此时也开始发蔫,可那紧锁的眉头依旧尚未展开。那梅花是韦小宝在晴雯昏迷第二日从距草屋半日路途的一处峭壁采来的,他希望梅花的傲骨能助晴雯早日恢复。

四更天响铃就催促大家莫错过这场大雪,说来也奇,一向最爱偷懒的薛蟠听说外面飘起了雪花,竟第一个冲出草屋。

此时,众人早与大荒山的雪景融为一体。

草屋前错落有致的真人雪人儿煞是可爱,这样的好景就差一位看客。

冻了两个时辰的韦小宝此时心早已不在眼前和周身悬浮的冰刺身上,眼看着一枚枚冰刺渐渐剑指大地,小宝却并未察觉到。

“嗖——”

“哗啦——”

韦小宝视线随着堆积在头上的积雪落在自己身前一个极细小却很深的孔洞上,他这才意识到晴雯并没有走出草屋。

“哗啦——”

见韦小宝出定,薛蟠终于忍耐不住出定来到他跟前看了一眼小宝身前那眼孔洞,又看了看目光呆滞的小宝,嘴里啧啧道:

“可惜,可惜,真是可惜。”

“可惜什么?”韦小宝突然不明薛蟠话语所指何处。

“可惜,这冰刺没有能刺穿这眼前飞舞的雪花啊!”薛潘指着飞舞的雪花说道。

突然一条银带从薛蟠眼前飞过。

那薛蟠日日只知偷懒不肯专心修习,银带出现犹如电光火石一般,他哪里躲闪得及。眨眼间已被那银带缠绕数圈。

“臭曦月,还不快快放开本公子。”薛蟠不知害臊,反骂道。

“哗啦——”

“哼——”曦月来到动弹不得的薛蟠面前说道:“谁让你扰乱人家练功。”

“嗨,我说这怎么能怨我,明明是小宝先走神的……”

薛蟠话语还未落,一枚枯草从他身旁飞过不见了踪影。

枯草过,银带化作数枚雪花腾起,而后洋洋洒洒地落在二人身上。

“好了好了,你就别拿他打趣了。”宝玉说着从二人中间穿过,径直走向小书生晴雯的草屋,韦小宝和其他人也都跟了去。

雪地上薛蟠恶狠狠地瞪着曦月,可如今他也只有瞪一瞪,薛蟠虽说纨绔倒也聪明,知道此时的曦月早已不再是听鹂馆里那个受万人追捧的头牌……

……

在曦月驱动雪花化作的银带“擒住”薛蟠时,草屋里小书生晴雯急促地大口大口地吸了几口气,动静之大以至于众人赶到时,屋内被她搅乱的白气依然没能平静。

晴雯看着众人身上脸色残留的雪花,尴尬地笑道:“雪满大荒山。”

众人面面相觑很是不解,见晴雯突然好转,心中自是欣喜万分。宝玉提起脚迟疑了一下转身离去,晴雯顿时眉头一紧,没等她视线去追上宝玉的背影,韦小宝人已经站在跟前。

“这才第七枝梅花,你就醒了。”

晴雯这才注意到枕边那枝发蔫的梅花,看着一片片干瘪的花瓣,眼神变得越发不可琢磨。

小手缓缓伸向梅花,手一碰,花瓣瞬间脱离花柄,其中一片甚至落在地上。

“难道我就真的没命入得了那玄妙之境吗?”颤抖的声音中带着冰火交融的生机。

小书生晴雯扔掉手中被自己捏扁的梅花枝,赤脚下了床榻,脚步急促地出了草屋。

此时草屋外面突然刮起了风,天上飘落的雪花和地上的积雪被风交织在一起,晴雯赤脚走入其中,仍由雪花拍打在自己身上。

晴雯的脸上满是渴望,她渴望自己能像风中的雪花一样,哪怕只是借助风的力量舞蹈,至少他能离开地面。

她在雪地里奔跑着,即使眼前白茫茫一片,什么也看不见,她依然清楚自己心中那天大道。

……

韦小宝理解不了晴雯为何“折腾”,他永远也不能明白。

草屋前的宝玉和响铃也未见得全部知晓。

“你们看见她时,就只说了那一句话?”响铃望着风雪中晴雯越来越模糊的背影问道。

“雪满大荒山……这是怎样的一种气度和胸襟,或许我们都小看她了……我只希望她能早日入玄妙境……”

小书生晴雯在距离草屋很远的地方停了下来,她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听说那是自己气海之泉的声音。可是转眼便再寻不见那声音,她发疯一样扭头四处寻找,抬头仰望天空只看到无量无边雪花向自己落下。

醒来时,她人已回到草屋。

京都儿童医院电话预约
曹妃甸区医院怎么样
呼和浩特男科医院排行榜
赤峰癫痫病医院哪个正规
河南最好的妇科医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