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食材

至尊神武 第一百七十七章 凶残秦洛

2019-10-19 13:06:09 | 来源: 食材

至尊神武 第一百七十七章 凶残秦洛

“瑞儿!”

看到秦瑞被打得半死不活的样子,中年人脸色一变,当即便冲了过去。

“叔……叔叔……你怎么会到……这里来的……”

秦瑞虽然勉强留下一口气,但此时他的状态很不好,如果不及时治疗的话,同样还是撑不久的。

“你先别説话,让我看看!”

中年人显然很关心侄子的安危,立马将他扶了起来,稍稍探查之后,眉头顿时皱得紧紧的。

不过他并没有多説,急忙从怀里取出一颗药丸送入秦瑞口中,同时道:“你先调息一下,接下来的事,就交给我吧!”

或许是叔叔的到来,也让秦瑞安心不少,所以秦瑞也没拒绝,服下药丸之后,便直接原地开始打坐。

见秦瑞进入修炼状态,气息逐渐稳定下来之后,中年人这才松了口气,站起身,回头看向穷奇跟陈恒二人。

扫了一眼之后,最终他将目光定格在穷奇身上。

很显然,即使不説他也能够看出,将秦瑞伤成这样的人,非眼前这只荒兽无疑了。

从这人进入石室之后,穷奇的气息就很不稳定,能脱离它的感应,无声无息来到这地下的人,很明显修为不弱,最起码也是与它同个境界的,甚至很可能更高。

“就是你伤了我侄儿?”

中年人眼睛微眯,迸出两道厉芒。

在他刚才进入石室时,已经听见穷奇的声音,自然知道眼前这头荒兽是会説话的。

虽然心中有些惊奇,不过这世界很大,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关键是,他在穷奇身上并没有感觉到能够威胁到他的力量,所以不管穷奇是什么,他都不会在意。

被中年人的眼神扫视,不知怎么,先前还意气风发的穷奇,心头突然升起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不过它并不愿意承认自己输给对方,踏前一步,向着中年人露出一副凶相,冷然道:“是我又如何?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避开我的感知来到这里,不过这里是我的地盘,还轮不到你来嚣张!”

中年人diǎn了diǎn头,淡然道:“好,我记住了。不过也请你记住一件事,我的名字叫秦洛,别到时候连谁送你下地狱的都不知道!”

他确实很嚣张,虽然语气平淡,但説出来的话却足以将人活活噎死。

还不等穷奇暴怒,他又转身看向陈恒,问道:“你是跟瑞儿一起来的么?”

陈恒diǎn了diǎn头,刚才听秦瑞叫这人叔叔,陈恒就已经知道,这恐怕就是秦家派出来寻找秦瑞的援兵了。

见识过穷奇的实力,秦瑞依旧能安心地坐在那儿修炼,可见他这个叔叔的实力,怕是比穷奇还要厉害,所以陈恒也是暗暗舒了口气。

既然这人是秦瑞的叔叔,而且想离开这里还得倚靠他,陈恒虽然不至于去讨好巴结他,但见下礼总是应该的。

然而,当他正想以晚辈之礼向对方打招呼,那秦洛却又开口了。

“既然你是瑞儿的同伴,为何他被打得半死不活,而你却是毫发无伤呢?”

“由此可见,你并不是真心与他为伴,等我收拾了那头xiǎo猫,回头再找你算账!”

他的话,令得陈恒脸色一变,到了嘴边的话,也同时咽了回去。

秦洛不仅嚣张,而且还不明事理,甚至可以説是自私跋扈。

陈恒确实没有秦瑞受的伤重,但怎么也不至于毫发无伤,只是陈恒也知道,这一diǎn秦洛并不关心。

在对方看来,他的侄子伤得这么重,身为同伴,陈恒要么比秦瑞伤得更重,要么起码也要相差不多。

现在陈恒只是灵力用尽,体内空虚,再加上一diǎndiǎn轻伤,在秦洛看来便是没有尽到同伴应尽的。

凡是伤害到他的侄子,哪怕是间接伤害,都有了取死之道。

或许看在同样被人压迫的情况下,他可能不会杀了陈恒

,但一番皮肉之苦显然是逃不掉的。

陈恒怎么也没想到,秦洛的性格竟会如此阴暗,又或者説,秦家的人都是这样?

难怪秦瑞会是这种个性,在这种人的渲染下,不受到影响才怪了。

不过,不管陈恒怎么想,那边同样听到秦洛説话的穷奇当即就暴怒了,身形一闪,向着秦洛猛然冲了过去,同时怒喝道:

“我就让你看看,我这只xiǎo猫的厉害!”

穷奇的身体猛扑而去,身上那暗红色的光芒涌现,全身覆盖,其气势比起刚才对战陈恒和秦瑞时不知道强了多少。

然而,面对穷奇的扑击,秦洛只是简单地伸出一只手,手心向外,也不见有什么其它动作,穷奇迅速扑来的身体竟然就那么戛然而止。

“説你xiǎo猫,还是抬举你了!”

秦洛冷哼一声,身上同样爆起了一层能量光芒,那是如墨般的漆黑,犹如实质一般,充满了无尽的深邃。

陈恒眼神陡然一凝,心中升起了一丝骇然。

这……莫非就是金丹境的实力?!

那实质般的罡气,已经与水属性灵根完全融合,一层层波动,令得穷奇身体寸进不得。

穷奇脸上满是狰狞的神色,从那绷得高高鼓起来的肌肉就可以看出,它已经将力量催发到了何种地步。

然而,秦洛从始至终,脸色都是漠然的,低喝一声,那漆黑的光芒迅即向穷奇身上笼罩而去,所过之处,穷奇身上的暗红色光芒便如冰雪消融一般,迅速消退着。

“吼——”

到得此时,穷奇也已经明白了与对方的差距,脸上终于第一次出现了惶恐,再也没有了之前的凶相,而是不断挣扎着,企图挣脱秦洛的控制。

可惜,比起刚才它压制陈恒二人,秦洛对它的压制还要更厉害,任凭穷奇再怎么挣扎,却是完全无法挣脱。

“你将瑞儿打得那么伤,我可不会让你这么轻易死去!”

秦洛的话,狠狠敲在穷奇心头上,让得它整个身体剧烈震颤,还没来得及露出惊骇的目光,腹部就已经狠狠地中了一脚。

这一脚,説重不重,説轻也不轻,却足以让穷奇全身能量涣散,挣扎半天也爬不起来。

然而,秦洛説了不会轻易放过它,自然不是开玩笑的。

当穷奇落地之后,他的身影便紧随而至,拳脚并用,如打沙包一般,不断地轰砸在穷奇身上。

每一拳,每一脚,似乎都经过了他的精心计算,足以让穷奇感觉到痛楚,却又不会要了它的命。

轰轰轰轰轰轰!!!

无数的轰鸣声不断地响起,每一次攻击,都让穷奇皮开肉绽,但骨头却是丝毫无损。

鲜血,随着秦洛每一次攻击,不断地飞溅而出,弄得整个石室到处都是,血腥气弥漫开来。

除了那轰鸣声之外,当然少不了穷奇的惨叫,只是一开始它还叫得声嘶力竭,但不过多久,叫声就已经逐渐减弱。

也不知道它是叫累了,还是适应了身体的痛感,又或者説是麻木了。

反正对于它这样的体格来説,仅仅是皮外伤,也就是痛一些而已,倒还不至于要了它的性命。

不过它现在反倒不要这种强健的体格,被秦洛这般打来打去,毫无尊严可言,倒不如直接死了干脆。

很可惜,它的实力终究不济,即使想要反抗,紧接下来的一拳或一脚,马上就会将它刚刚凝聚起来的一diǎndiǎn力量完全击散。

所以,穷奇只能一边在心里狠狠地咒骂秦洛,一边默默地承受着这种屈辱。

一直关注着这边战况的陈恒,也是显得很沉默,甚至脸上还有些阴沉。

他完全相信,在秦洛来到这里之前,根本就没见过穷奇。

之所以如此对待穷奇,这其中自然也有秦瑞受重伤的成份在,但同时也反应出,秦洛这人的阴狠毒辣。

你説要报复便报复吧,一刀杀了也行,将它打成重伤,再交给秦瑞出气那也不算太过份。

可是像秦洛这样,将堂堂一代荒兽,实力等同于人类修炼者成罡境巅峰的高手,如同打沙包一般,打得毫无尊严可讲,如果凌辱,哪配得上他金丹境的身份啊!

陈恒完全可以想象,等对方处理完穷奇之后,他的下场就算好,怕也不会好到哪儿去。

即便到时秦瑞醒转过来,恐怕也不会给他求情。

这么一想,陈恒反倒觉得,落在穷奇手里,反而要比落在秦洛手里要强得多。

可是虽然秦洛的注意力现在放在穷奇身上,陈恒也不敢逃跑,一个金丹境的强者,想要追杀他,在这种狭窄的地底绝对不是很困难的事。

更何况,他就算想逃,也没地方逃啊!

看来,只能把刚才准备留给穷奇的手段,用在秦洛身上的,只要他敢对自己怎样的话。

只是,面对穷奇,陈恒可能还有些把握,可要是对上金丹境的秦洛,他也不知道能做到什么样的地步。

但就算是死,陈恒也不想落得跟穷奇一样的下场。

当然,对于穷奇,陈恒是没有一丝怜悯的,这样的恶兽,不知道害了多少无辜的性命,活该有些下场。

只是他对秦洛的手段,心中充满了无尽的恶寒而已。

这般情况,一直持续了大半个时辰,待得秦瑞终于从修炼状态中清醒过来,勉强压下了伤势之后,穷奇已经因为失血过多,精神也开始涣散了。

但不得不説,它的体格实在太强了,即使在这种情况下,气息也只是稍微虚弱了一些而已,似乎只要一些时间调养就能恢复过来。

但有没有这样的机会就很难説了,至少秦洛不会轻易放过它。

“叔叔!”

看到满地的鲜血,以及被虐得不成样子的穷奇,秦瑞似乎完全没有感到意外。

恐怕这样的事,他已经见识过不知道多少次了。

听到秦瑞的声音,秦洛也停止了手中的动作,直接将那遍体鳞伤的穷奇甩到一旁,随后仿佛什么也不曾发生过一般,向着秦瑞走去。

拉萨男科医院
新疆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滁州治疗宫颈炎费用
拉萨男科医院哪家好
新疆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