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凉菜

弈道至圣第五十八章关键的第八铺

2020-01-20 04:15:18 | 来源: 凉菜

弈道至圣 第五十八章 关键的第八铺!

莫峥虽然不相信命运,这十几年来也一直都在与命运相斗,不想再做贫苦的书生,他想攀弈道,也想荣华与富贵。

莫峥虽然不畏强权,敢于反抗命运的安排,但他身上也带有市井俗民的迷信,输输输大赢宗的攒人品论和赌王的‘运气守恒’,他虽然不笃信,但也不会否定这些理论的存在,所以现在身处绝境,他便要利用所有的细节,不敢有丝毫的马虎。

既然这两种理论存在,一种还是一个门宗的立派信仰,甚至还催生出了‘只输不赢’这种神物,那莫峥就利用它们,来反抗恶运缠身!

恶运缠身毕竟是天地规则,想要反抗它何其困难,即便周志道他们有神奇弈物,莫峥也没有把握,于是他就想起了输输输大赢宗那只输不赢攒人品的方法。

连输七把之后,赢的几率会大一些吧?即便是一分一毫,也值得莫峥去迷信一次!

这便是莫峥为什么要连输七把的原因,迷信也好,盲目也好,死局之中,容不得半点闪失。

一分一毫扔在地上,人们懒得弯腰去捡,但在赌局中,也许就是这不起眼的一分一毫助人翻本。

听了莫峥的解释,周志道几人只是笑笑,并没有发表什么意见,弈术一道,各派求道自有妙法,你可以不去追捧也可以嗤之以鼻,但妄加指责,非要凌驾在别人之上,反倒失了身份,落了下乘。

输输输大赢宗就是个最好的例子,多少人不屑和嘲笑他们的弈术思想,可结果呢,这个宗派却屹立不倒,攒人品论不仅催生出了‘只输不赢’,弈者在争斗中还每每都能发动低概率大威术杀敌,那你怎么说?

这就是属于别人的弈道,你不懂就不要妄言!

有些东西,有些弈术,真的很难解释!

莫峥拿起桌上的银筹,思衬了下,吩咐道:“下一铺就用赌纹吧,周伯的金盅把握大些,留到后面再用!”

从一开始的计划就是莫峥定的,而且计划的核心也是他的恶运缠身,几人自然没有意见,纷纷用弈识自查,检视弈心上的‘乾坤妙手’赌纹是否能够动用。

瞬间后,四人相视点头,表示没问题。

赌局继续!

众人在弈识中商量计划不过几息的时间,江立文并没有察觉到什么,还依旧沉浸在即将杀死几人的兴奋之中。

直到莫峥开口:“喂,你傻兮兮的笑完了没有?笑完了就继续赌!”

江立文却不着急:“给你们多留些时间看看这个美好的世界,你们却不珍惜!”

莫峥将银筹扔在桌上,撇了撇嘴,道:“谢了,你的好意心领了,不过还是那句话,赌博要存敬畏之心,不到最后一把开盅时,不要枉论输赢!”

江立文这种忘本无德的弈者,怎会有什么敬畏,听到莫峥的话,就像激进派的才子看到老学究,只觉得他食古不化,迂腐固执。

江立文不屑的说:“几千年前的老思想,你却拿到今天来用,来来,下注,看看你心中的那些弈道先驱们能不能救你!”

于是,嗒嗒嗒,骰子撞击盅壁的清脆声音又在空旷的赌局里回响。

莫峥也没再和他辩,等江立文把骰盅扣下后,伸手将银筹放在了漆写的‘大’字上面。

江立文一看莫峥下注‘大’,阴险脸上露出一副了然的模样,抬头对周志道说:“那么你们几人肯定是压小了?”

前面七把都是四一分压,周志道他们跟莫峥反着买,江立文认为这把也是一样。

可谁知道,周志道骂了他一句自以为是的白痴后,将银筹放在了‘大’上,与莫峥的银筹并排而立。

何安昊三人也有样学样,跟着压大。

五块银筹并排躺在‘大’字上面,亮闪闪的银光晃得江立文有些失神。

咦,这是怎么会回事,怎么突然一起买大了?

他们有什么企图?

不能啊,五人的运气被降低了八成,先前莫峥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把把都输,跟他压一起不是一起输吗?

难道莫峥能保证这把赢?

五人的换招,打得江立文有些措手不及,心中无数的疑问涌现,根本抓不住正确的那一个!

江立文心烦意乱,扣着骰盅的右手都有些拿捏不稳了,直到瞥眼看到身前的那堆银筹,才镇定了下来。

“哼,我不知道你们在耍什么花招,但我还有二十九块银筹,莫峥你只有三块,我不信你这只三两小鱼儿还能翻出什么浪花来,哼!”

二十九比三,银筹给了江立文绝大的信心,也就不再去猜测几人的动机了。

五人的运气都被降低了八成,这把能开出大来就有鬼了。

江立文如是想,不觉间就将心烦扫光,依然自信满满。

“准备好!”莫峥在弈识中提醒道。

四人弈识中已经将赌纹唤起,就等江立文开盅的一瞬间扭转局势。

“开盅吧!”莫峥盯着江立文的右手说道。

“哼,我看你们能耍什么花招,开!”

江立文右手一压,抓紧骰盅,手腕稍稍用力,就欲将骰盅提起来,开出这局的结果。

要知道五人的运气被降低了足足八成之多,这一盅开出来,十之八九都是小!

如果真的开出小,输了这一铺的话,江立文的银筹将有三十四个,而莫峥的银筹就只剩可怜兮兮的双胞了,就算周志道还有手段,可这一出一进之下就是十个银筹的差别,多少手段都不够用!

所以这一铺至关重要,赢了就还有一线生机,输了就彻底坠入无底深渊,上是高山,下是火海,休想翻盘!

这把不能同赢,那南城五人就共死吧!

进了赌局后,莫峥一直在订计划,自然将其中的利害算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自然知道这一铺有多关键!

“老天保佑啊!”即便莫峥抱怨老天将自己生于贫苦,又赐给自己恶运缠身赌纹,但此时此景,没有别的可以依靠,只能望老天怜悯了!

莫峥双手紧握成拳,手心里都快攥出汗来了,聚精会神的盯着江立文的右手,见他先压后抬,骰盅底露出一丝缝隙。

缝隙现,莫峥一声大吼:“就是现在,动手!”

莫峥突然一声大吼,震得江立文一愣,随后他的眼睛就看到四道金光从周志道四人胸口处射出。

乾坤妙手发动!

那金光中繁复的纹路,江立文自然认得。

“原来如此,你们是想用赌纹改变赌局结果!”

江立文醒悟了过来,想将骰盅扣下,隔绝赌纹,可金光来得突然,而且迅速,扣之不及纷纷射进骰盅之中。

骰盅之中的骰子红面朝上,是一个大大的一,妥妥的小!

果然是个小!

但江立文的骰盅还没完全起开,结果还没定!

周志道的一道金光先入,化作两个修长的手指,轻轻的夹住一点骰子,然后往侧边一翻,想将骰子翻身。

可不知道是骰子太重,还是金光手指的力道不够,一点骰子只是离地一毫,晃了晃却没翻身。

光是周志道一人的乾坤妙手还不足以改变赌局的结果,但无妨,后面还有,南城可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又是三道乾坤妙手射来,金光汇聚在一起,骰盅大亮。

四道赌纹齐心协力,终于将一点骰子掀起。

“你们休想!”

此时江立文见未能阻止乾坤妙手进入骰盅,连忙改变策略,快速将骰盅拿开,想早点确定结果,不给乾坤妙手翻盘的机会!

骰盅被江立文重重的提起,于此同时,六人耳中都传来啪嗒一声响,就在骰盅揭开的一刹那,一点骰子被彻底翻转,底面朝上,在骰盅里蹦蹦跳跳,最终落定!

结果终究被更改!

莫峥一看骰子面上那密密麻麻的点数,大吼一声:“至尊六,江立文你输了!”

连跪七把的郁闷,终于一扫而光!莫峥此时只想大声高呼。

“至尊六!”

“大!赢了!”

终于赢了!

何如是和郑玄瑞齐齐欢呼,压抑已久的郁结心情顿时得到了释放。

两位长辈则要沉稳许多,但周志道轻抚着长须,脸上也不自觉间现出笑容,也可看出他心底的兴奋!

被久久压制后的那份郁闷,让人生不如死,但现在,一颗至尊六,一个大和五块银筹,让南城五人终于吐气扬眉!

这一把江立文输了!

即便是在深陷赌局,南城弈者也不是你江立文想杀便能杀!

江立文一直营造出来的紧张压抑氛围被五人合力打破,一线生机,出现在赌局的上空!

二十四比四!

还能再战!我们再来战!

“来,继续赌!”

莫峥大吼。

“来,南城陪你赌到底!”

郑玄瑞大吼!

广州市中西医结合医院
晋中市妇幼保健院
长春治疗阴道炎医院
秦皇岛较好的白癜风医院
九江市妇科医院在哪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