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吃

第七轮SED昨开幕中美分歧明显化之际努力

2019-06-28 13:11:43 | 来源: 小吃

第七轮S&ED昨开幕 中美分歧明显化之际努力求共识

“第七”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SED和第六轮中美人文交流高层磋商,将于当地时间6月23日至24日在美国华盛顿举行。按照美国媒体的说法,挑战在于找到双方能达成“共识”的话题。

第七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S&ED)和第六轮中美人文交流高层磋商,将于当地时间6月23日至24日在美国华盛顿举行。刘延东副总理为习近平主席特别代表,将与美国国务卿克里共同主持人文交流高层磋商。汪洋副总理、杨洁篪国务委员作为国家主席习近平的特别代表,与美国总统奥巴马的特别代表国务卿克里、财政部长雅各布·卢共同主持本轮战略与经济对话。  据中国外交部站信息,汪洋和杨洁篪22日抵达华盛顿,并在当晚与克里、雅各布·卢出席了在美国首任总统华盛顿故居弗农山庄举办的对话前活动。

在本轮S&ED举行前夕,汪洋和杨洁篪分别在美媒发表署名文章,回顾了9年来S&ED取得的700多项成果,认为中美间的这一对话机制有效管控了分歧,避免了一时一事的争端对中美合作大局的干扰,推动了两国各领域的交流与合作。  本轮对话涉及的重要议题包括加强反恐、防核扩散、执法、气候变化、能源环境、科技等领域的合作,并探讨两国在亚太地区的角色。此外,中美专家均认为,本轮S&ED肩负着为9月习近平主席对美国进行正式国事访问铺路的重任。  不过,与往年不同,中美关系当前正处于微妙之际。由于去年全球经济和中美两国政策的变化,专家们认为,本届S&ED的形势最为复杂,两国对话的基调也产生变化。当中美昔日共同应对的棘手问题逐渐缓和时,中美间固有的分歧逐渐浮出水面。按照美国媒体的说法,“挑战在于找到双方能达成共识的话题。背后有阳光”  中美对话能有效管控分歧  在S&ED开启前,汪洋在《华尔街》发表题为《中美对话为什么重要?》的署名文章,他指出,对话让中美双方找到并扩大了重大利益契合点,实现了互利共赢。  汪洋表示,曾长期搁浅的中美双边投资协定(BIT)谈判正是通过S&ED得以重启,并在第五轮对话期间取得突破性进展。同时,对于中国的汇率市场化以及人民币汇率问题,汪洋认为,双方选择对话而不是对抗的方式处理,避免了一场贸易战。  杨洁篪在美国《外交政策》杂志发表题为《中美合作符合两国和世界利益》的署名文章中指出,经过建交36年来的发展,中美利益交融不断加深,中美关系的战略意义和全球影响日益上升。去年中美双边贸易额和双向投资存量均创历史新高,促进了两国的就业和经济增长。两国对世界经济的贡献率分别达到27.8%和15.3%,成为拉动全球经济增长的两大引擎。新形势下,中美两国应该合作、能够合作的领域不是减少了,而是大大增加了。  当然,在求合作的同时,中美关系也存在分歧与摩擦。汪洋认为,解决的办法不止一种,对话是投入产出比最高的方式。中美建立高级别、全方位的对话平台,顺应了和平、发展、合作的时代潮流,是大国关系走向成熟的体现。汪洋指出,尽管对话需要花费很多时间和精力,但与收获的巨大共同利益相比,显得微不足道。  “9年来,两国贸易额翻了一番,中国成为美国增长最快的出口市场之一,美国成为中国海外投资的重要目的地。两国利益融合之深超出想象,谁也承担不起放弃对话、选择对抗的代价。”汪洋在文章中写道。  中美关系正处微妙之际  在本轮S&ED战略框架下,第五次中美战略安全对话于当地时间22日在华盛顿率先举行。由于是闭门会议,美国国务院一位高层官员对美媒表示,这次战略安全对话的主要目标为“实质金秀贤吸金能力暴增仅广告收入就高达一千八百万上探讨那些会让中美两国产生战略不信任的问题”。  “以共同敌人为中美关系战略基石的缓和岁月已然过去,同时逝去的还有经济的快速增长的繁荣、携手应对的经济危机、乐观的前景和团结一致的利益伙伴关系。”约翰·桑顿中国中心资深研究员唐兴(ight)指出。  与此同时,南海、络安全等问题也让中美两国产生更大的分歧和不信任。即便是老生常谈的人民币汇率问题,尽管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已经承认人民币汇率正常估值,并在将人民币纳入IMF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这一问题上出现松动,雅各布·卢最近仍旧强调,美国依然认为人民币汇率被低估,中国在汇率改革方面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和美国政府一个调子,美国主流媒体对人民币汇率的宣传仍旧非常保守。“我每天听美国斯托茨我很尊重马刺队这是一场重要的胜利国家公共电台(NPR),在我看来,中国人就是在操纵人民币汇率。”一位哥伦比亚商学院毕业的美国人告诉《第一财经》。  约翰·桑顿中国中心的主任李成呼吁两国领导人改变思维方式,用一种新的战略眼光来看待两国间的合作。  专家们普遍认为,两国至少应在希腊债务违约的风险及其退出欧元区、美联储结束其量化宽松政策等议题上达成共识。  谈判将触及市场准入等核心  在欧洲经济持续疲软,美联储退出量化宽松之际,经贸合作始终是S&ED的重中之重。其中,BIT将毫无疑问是谈判的重头戏。  经过前六轮谈判,文本谈判已基本完成,现在是交换“负面清单”的阶段,也将触及最具难度的核心内容——市场准入事宜。  在这点上,美方很难松口。专家认为,美国期待在一系列经济议题上取得积极进展,欲使中国进一步对外开放并遵循共同的“游戏规则”。不过,本轮S&ED想要在这些方面取得实质进展的可能性并不大。  “主要原因在于,中美当前经济议题的核心是双边投资协定。双方刚刚交换了负面清单出价。虽然尚未有可靠的文件流出,但有充分证据表明,中国方面的负面清单十分长,因此中美BIT谈判道路很长。实际上,S&ED能起的作用只是令双方对BIT谈判引起足够的重视。”布鲁金斯协会约翰·桑顿中国中心和全球经济发展项目的资深研究员杜大伟(DavidDollar)表示。  美国投资者普遍希望更多地涉足从金融服务到医疗保健等中国国有企业主导的行业。杜大伟觉得,中美双方都希望在习近平主席9月访美之际将取得的重大成就公之于众。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