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菜谱

仙师无敌 第三十五章 乐极生悲

2019-10-11 15:21:30 | 来源: 菜谱

仙师无敌 第三十五章 乐极生悲

过得两三日,陶婶子便喜气洋洋地在家门口便挂上了一挂千响的大红鞭炮,站在门口朝着外边张望了起来。

不多时,便只见得一辆崭新的银灰色奔驰小车朝着这边驶了过来。

看到这辆银灰色的奔驰小车,陶婶子倒是一愣,直到车子在车门前停下,罗满龙从车内走出来,陶婶子这才惊喜地点燃了鞭炮。

在一阵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中,周围的街坊邻居们都被吸引了过来;看着一脸喜气的陶婶子和罗满龙,以及这辆在阳光下相当耀眼的银灰色奔驰小车;众人一愣之后,都纷纷过来恭喜。

陶婶子站在门口,享受着众人的恭维和恭喜,那是一脸的洋洋得意;甚至还斜着眼睛瞄了一眼对面拿着一挂鞭炮过来贺喜的彷父一眼,眼中满是自得之色。

“哎呀,陶婶子,真是不错啊,这都买上奔驰了!有福气啊!”

“真漂亮啊,满龙啊,恭喜恭喜,这可得不少钱吧......”

听着众人的恭维声,陶婶子和罗满龙满脸喜气洋洋;面对众人的关注和询问,罗满龙得意地道:“哎呀,现在这奔驰也不贵,也就三十来万!”

鞭炮声一阵响过一阵,整整过了一个小时,这才消停下来;陶婶子这才得闲拉着罗满龙,红光满面地问道:“怎么回事?不是十万吗?”

“妈,您放心,我付了一个首付,剩下的二十来万,咱们慢慢还,每月只要几千块,不碍事的...再说等过了年拆迁,咱们不就有钱了?”罗满龙嘿嘿地笑道:“您看这奔驰可不是别人那十几万的车子可以比的,这多有面子

!”

“那也是!”想着平日别人买的车,可没自家这回风光,而且过了年拆迁就能拿几十上百万的,这二三十万倒还真不是什么问题;虽然有些心疼,但这买也买了,陶婶子只得落下心来,当下便满意点头道:“也行,弄个好点的车,你爸也有面子!”

“还有你等下去满江红饭店那边定了几桌晚饭,让来放了鞭炮的街坊们大家都去庆贺一下,喝几杯酒!”伸手摸着这奔驰车,陶婶子满心自得地看了看四周,交代道。

“知道了,我这就给满江红饭店打去!”

彷父这来道了贺,放了鞭炮,看着这喜气洋洋的陶婶子母子,心头苦笑不已。

镇上的满江红饭店晚上热闹非凡,里边的几桌酒席之上,杯盘交错;罗满龙坐在桌上是得意非凡,陶婶子今儿也是心情极佳,愣是多喝了几杯啤酒。

“各位街坊邻居慢慢吃啊!”酒过三巡,罗满龙红光满面、喷着酒气拿着跟众人打了个招呼走出去了,一边打,嘿嘿地得意笑道:“哎,小敏...哥哥今天新买了个奔驰,来接你宵夜啊....”

不多时,门外便响起了这新奔驰的轰鸣声,听得里边的客人那是齐齐称赞:“一听这车的声音就比其他车强,奔驰就是奔驰啊!”

听得陶婶子那脸上是忍不住地满是笑容,虽然罗满龙走了,但客人们大多有了几分酒意,加上有陶婶子在,这酒桌上的气氛还是相当好。

“老彷,来来...今天高兴,一定要喝一杯!”陶婶子脸颊泛红,拉着彷父兴奋地道:“哎呀,我家满龙的这个奔驰可是德国车,比什么美国车日本车好多了;这自家的车坐起来就是舒服些...老彷,你也别总让小南跟人家借车,这虽然别人家家大业大的不在乎,但总借也是终归不好的!”

“那是那是!”彷父在一旁无奈地干笑点头应着,脸色却是有些难看:“他婶子,你知道我不能喝酒,最近身体虽然好些,可这酒还是不能沾的!”彷父无奈道。

“老彷,咱们邻居几十年,也没见你爽利过;今儿这么好的日子,你得喝一杯,一定要喝一杯!”

“哎呀,几十年了,你又不是不知道知道我不能喝酒!”

“老彷,你这话可就不对了啊,话说那年若不是我借钱给你,你家小南能上大学?你这病有钱治?今儿这让你喝杯啤酒就不成?”

这旁边的林姨见得彷父那为难的模样,这赶紧地上前帮忙劝了起来,不过陶婶子今儿得意,却是愣要彷父喝上一杯。

旁边一些酒客们纷纷起哄,笑道:“哎呀,老彷,陶婶子今天这么高兴,你就喝一杯,喝一杯吧!

“就是就是,老彷!”

陶婶子突然哼声道:“还有,你家小南可不地道,自以为自己借了别人的车开;这还我家钱的时候,还说让我莫要给我家满龙买车;你说有这样的说法么?是不是?你今儿这杯酒怎么着都得喝!”

“啊?还有这样的事啊?老彷...那这杯酒你可得喝!”旁边的酒客们,一个个都起哄道。

听得这话,彷父脸色阴郁,满脸苦笑,在众人逼迫之下,却是又不好推却。

就在纠缠间,突然外边一人大步地跑了进来,惊声大叫道:“陶婶子,陶婶子,不得了啦,你家的新奔驰撞了人,还翻到沟里去了!”

“什么?”场中一片死寂,原本热闹纷纷的场景霎时不见,陶婶子端着酒一脸惊愕地看向那人,怒声喝斥道:“林星,你说什么狗屁话呢!你家车才会撞人!”

听着陶婶子的这言语,那林星拍着大腿,急声地道:“哎呀,陶婶子,是真的啊;就在镇子口那里,现在卫生院的急救车刚过去!你快去快去!你家满龙这时还卡在车里,不知道怎么样了!”

“啊?这...这怎么可能?”陶婶子这时有些紧张了。

这时外边又跑进来一人,叫道:“陶婶子啊,你怎么还在喝酒啊,你家满龙出事啦.......”

“啊!”看着眼前两人,陶婶子的嘴唇抖动了一下,骤然一声惨呼,手中酒杯一丢,便大声哭嚎着冲出门去:“满龙啊,你可不要有事啊......”

这诸多酒客这时酒也醒了大半,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看看那边一脸古怪神色的彷父,“轰”地一声,都赶紧地朝着镇子口去了。

第二日大早,彷小南这刚刚起床不久,便接到了彷父的。

“什么?陶婶子家昨天买了车?车翻了?罗满龙撞了人,自己也还在昏迷?还不知道醒不醒得来?”

彷小南脸上露出一丝苦笑,无奈摇头道:“看来陶婶子家这回麻烦大了!”

“小南,你...当初怎么要陶婶子不要买车?”彷父的语调有些古怪地道。

稍稍地沉默了一下,彷小南缓声地道:“说不太清楚,都是些因果吧,他们从我手里拿钱,所以...我能够感觉到一些东西!但他们不听,也没办法!”

彷父一阵的默然,放下,眉头一阵的皱紧,口中喃喃地道:“难道小南从他母亲哪里遗传到了什么?”

“可玉音当年似乎也没有这样的能力啊...”彷父紧皱着眉头,看着对面陶婶子家大门紧闭,门口还堆满了喜庆无比红色鞭炮屑,轻轻地叹了口气。

对于这样的事,彷小南也只是摇了摇头,他该提醒的也提醒了,既然陶婶子不愿听,那这也是没办法的事;现在他可没心思再想这个事情,现在他头疼的是钱的问题。

PS:刚接到要求,重改书名,会修改两字,其他不变,通知一下!

湖北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崇左治疗卵巢炎方法
漯河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湖北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崇左治疗卵巢炎费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