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汤羹

隐妖 第二百零四章 论妇女地位

2019-10-12 19:20:04 | 来源: 汤羹

隐妖 第二百零四章 论妇女地位

卢俊名流千古的《人权宣言》说,人人生而平等。

这是一句很振奋人心的话,但有很多时候,人们也会发现,绝对的平等其实是种妄想。

譬如说“我不同意”这句话,不同的人说,便有不同的力量。如若是一个常人说这句话,会得到千百种方式的反驳,或者言语上的,或者直接是武力上的。

但现在说出这句话的人是教皇。

教皇的话是不容反驳的。

不论你是从言语上还是从武力上,都是冒犯亵渎,教皇背后所站着的十万圣骑士都可以以这个正当的理由将你撕成碎片,容不得你半句辩解。

唐夏明白这一点,薛鸿铭同样明白这一点。所以薛鸿铭勃然变色,而唐夏仍然笑靥如花。

“即使是名剑协会的要求也不同意吗?教皇大人?”唐夏大胆地问道,因为她的特殊身份,言语勉强不算冒犯。

教皇道:“如果是贵协会要求,教廷自然会认真考虑。但唐夏小姐,虽然你是李云东会长的秘书,但这并不代表你个人的意思可以代表名剑协会。而且我想……贵协会知道这件事,未必会要求我们放回方君君。”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协会的确未必愿意惹上一身腥。”唐夏眨眨眼,说道:“您说得对,我个人的意愿的确不能代表整个名剑协会。可是教皇大人,你知道世界上哪个国家的妇女地位最高吗?”

她话语转折得太快,一时人们都没回过神来,教皇则皱起了眉。

“是中国妇女,并且地位之高,远远超过排在第二的。”唐夏咯咯娇笑:“在中国,一个已婚妇女,有很大比例代表了一个家庭的意志,因为对比他国女人,中国女人有很有效的办法。那就是……”

她黑白分明的眼睛转动,顾盼生姿,郑重其事地说道:

“一哭、二闹、三!上!吊!”

唐夏抬起手,手腕向里,铿地一声,裴旻剑锃然祭出,冷亮剑锋架在她颀长如天鹅的雪白脖颈上。

然后她微笑着说:“您不同意,我就自杀。”

好似在和一个朋友说今晚去电影般的语气。

一时全场呆若木鸡,万没想到如此美丽的一个女人竟有如此无赖胡来的一面。并且人们无法从她美丽脸容上看出这个女子究竟是认真还是胡闹,伊芙蕾尔心中更是咯噔一下,暗自叫糟。

唐夏身为名简协会秘书,多数事物实则是由她来处理的,这样的重要性甚至要超过秦浪等名剑协会组长。唐夏固然不能左右名剑协会决议,但倘若她真的横死在教廷之中,那么无论多么荒唐的理由,名剑协会都不会轻易放过教廷。

并且从某种程度来说,唐夏以方君君为东方名剑师圈内人为由要求将其带回名剑协会内部处理,也不是很无理,相反,是有一些道理的。

西方吸血鬼等魔物常说教廷的圣骑士都是疯狗,但伊芙蕾尔知道,就她几次打交道的经验,知道在遥远的东方,有一个庞大机构,养着一群自命不凡自称名剑师的人,实则才是真的疯子。

他们自诩是讲道理的,但他们只讲自己的道理。蛮横起来,简直太不讲道理。

教皇沉默了好一阵子,凝望着唐夏,见唐夏同样笑盈盈地望着他,良久才说:“你太年轻,还对这个世间有贪恋,所以我想你不敢。”

唐夏笑容温婉,不卑不亢地说道:“那万一呢?”

教皇于是又沉默了,片刻后说:“就算你死在这里,教廷同样可以掩盖你死在这里的事实。”

“那可不一定。”唐夏眼眸闪动,说道:“你们或许留得下薛鸿铭这三个人,但您确定……以今天教廷的力量,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能够留住我协会首席执法组长,承影剑黄月奏?”

教皇眼角微微抽搐,若有所觉地向门外望去,黄月奏小小的身躯安静地立在门外,影子在她脚下缩成一团。而她大而明亮的黄金双瞳越过长长的厅堂,落在教皇身上。

那是一种平静纯澈的目光,但教皇身为上帝在这世界的代理人,这种目光没有丝毫敬畏,已经足够无礼。

教皇道:“身为执法组长,正好可以见证事实真相。”

唐夏失笑:“您觉得……放心吗?”

黄月奏徐徐走了进来,一路四下张望,然后站在唐夏身边,睁眼看着她手上的裴旻剑,说道:“我看见了,他们欺负你。”

她说得淡然又认真,一点儿也看不出是在瞎话。

但她的确是在说瞎话,一本正经地说瞎话。

一时之间,不止是教皇,所有圣骑士都为之沉默。

教皇很头疼,身躯前倾,盯着唐夏,唐夏笑靥如花,好不美丽,就是手上剑锋不肯撒手。两人对视良久,教皇眉宇间终于透露出一丝疲惫,做了妥协。

“方君君交由名剑协会处理,但有任何进展需向教廷报告。另外,两天之内,你们必须离开欧洲

。”

唐夏没有立刻答应,扭头望去薛鸿铭。

薛鸿铭说道:“可以。”

他回答快速果决,没有片刻犹豫,让唐夏感到惊讶,又感到欣慰。因她知晓薛鸿铭这次来意大利,一心就为找到苏媚,要以苏媚的血或者是他的命来浇灭那一半仇恨之火,两天的时间,他根本找不到苏媚。

鸿铭,终于有日,有事物能让你对憎恨开始妥协,不再那么执拗。

唐夏想,这一定是她今天最开心的事。

出来的时候,薛鸿铭问唐夏:“若果教皇不同意,你真的会自杀吗?”

“怎么可能!”唐夏嫣然一笑,说道:“因这世间还有你在,我怎么舍得?”

薛鸿铭为之动容。

……

……

一场风波过去,所以连夜晚降临,都显得静寂舒适。

唐夏叼着吸管坐在椅子上,她娇艳欲滴的唇在月光下有魅人的光泽,一根吸管咬在两片薄唇中,其中俏皮可爱非但无损她的艳丽,反而更让她有别样混搭的风情。

她修长的两条腿叠交在一起,一条晃啊晃,像极了深海处的美人鱼,有某种令人惊心动魄的轨迹。

方君君看着这样美丽的唐夏,心中感到惭愧。她自小便知道自己很美丽,也不是没有男生为她痴成疯魔,但直到看见唐夏,她才知道自己的美丽是多么微不足道。

这世界,原来真的有一种美,超脱于其他美人。

偏偏她连模仿都无法做到。

所以方君君每次在唐夏面前都感觉到底气很虚,表情怯怯,又因为今天害得薛鸿铭无法完成寻找苏媚的心愿,心中更加内疚。虽则回来之后,薛鸿铭对于此事绝口不提,但方君君知道,他心中很有不甘。

因此她怯怯开口道:“唐夏姐,对不起。都是我害得你们不能再继续抓捕苏媚那个大魔头了。”

“君君,这对不起如若要说,你应对鸿铭去说。何况我并不觉得你需要说。”唐夏怜爱地看着这善良丫头,轻声一叹,道:“这是薛鸿铭自己选的,实则无论你有没有被感染,都不重要。倒是我,大概需要和你说声抱歉。”

方君君讶然睁大了眼,不明所以:“唐夏姐,你为什么要对我说对不起?”

唐夏沉吟了片刻,将吸管抽放如杯子,又将杯子放在桌上,望着方君君,不答反问道:“君君,你是爱着鸿铭的,我看得出来。”

方君君断然没想到唐夏忽然开了这个话题,一时措手不及,低下头去,脸如火烧,不知该如何回应。

“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其实我是希望你们在一起。”唐夏道:“因为那时鸿铭对于憎恨太执拗,谁也解不开,所以我想,突然出现在他身边的你,或者可以柔软他,使他不再专注仇恨这件事。”

“君君,你要信我,无论那时还是现在,我对你说的话,都是出自真心。”

“可是君君,我不想欺瞒于你。”唐夏停住,斟酌了一下语言,最后轻声说道:“也许,我就将要和鸿铭成婚了。”

似有一道雷击在天边响起,方君君猛然抬头!

天边沉静,流云轻缓,哪有什么雷霆降落?

她盯着唐夏,俏脸颜色褪去,如从一场大雪中逃难出来,惨白得吓人。

长治治疗宫颈炎医院
临沧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台州整形美容
长治治疗卵巢炎方法
临沧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猜你喜欢